富瑞小说 > 穿越小说 > 赵浪秦始皇 > 章节目录 第450章这对话,原来这么刺激的吗?(4000字章)

章节目录 第450章这对话,原来这么刺激的吗?(4000字章)


第450章这对话,原来这么刺激的吗?
“既然魏王有请,本王也就不推辞了。”
赵浪笑着回到。
酒水都是现成的,很快,两人便相对而坐。
只是一旁的魏豹看得傻了眼,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明明应该刀剑相向的两人怎么就把酒言欢了?
还有这赵王你这心也太大了吧?
看到两人完全忽略了自己,魏豹心中微动,慢慢的朝外面摸出去,他想要去找救援。
就算自己的大哥欣赏赵王,但他也不想两人的生死,就这么被别人捏在手里。
只是才到门口,就看到两名年轻人站在门口,冷冷的看着他。
魏豹顿时露出一个极为尴尬的笑容,说道,
“我去拿些酒菜。”
ps://m.vp.com
小六怎么可能上这种当,正要拒绝,却听到里面传来赵浪的声音,
“那就劳烦魏公子了。”
小六这才让开。
魏豹愣了一下,正要走,就听到自己的大哥魏王咎也说道,
“阿豹,把我珍藏的好酒也拿过来。”
魏豹有些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然后一路出去,走到路口,往左是院子的外围,所有的护卫都在那里。
往右是院子里他大哥放好酒的地方。
犹豫了下,魏豹还是选择听大哥的话,往右走了过去。
他大哥的眼光一直不错,做事也极为靠谱,既然特意交代了他,自然有他的深意。
很快,魏豹就拿着好酒,回到了房间里,送到了相谈甚欢的两人面前,
“多谢了。”
当他把酒放下的时候,赵浪笑着说了一声谢。
倒是让魏豹愣了下。
当时他还给项梁倒过酒,对方可没有理会过他。
“之前听魏王说,大秦的天下,才是真正的天下,本王愿闻其详。”
听到赵浪的问话,魏王咎微微思索了一番,才回到,
“大秦暴君虽然残暴,但是如今天下一统,集天下人力,物力,财力,才可以开创大业。”
“赵王且看,这直道,长城,水渠等等,都是有利于百姓的,若非天下一统,如何能做到?”
听着魏王咎的话,赵浪都微微有些怔住了。
对方的这理解,有点深刻啊。
的确,只有统一的大国,才能集中力量办大事。
他当然是了解这一点,可这些东西是来自于上辈子的见识。
魏王咎居然能看这么远,人才啊。
赵浪接着问道,
“既然魏王有如此想法,为何”
魏王咎自然明白赵浪的意思,脸上露出一个苦笑,
“这家族复兴之大事,本王也不能免俗。”
赵浪瞬间就理解了。
看透是看透,但还是要面对实际的生活。
于是笑着问道,
“听闻魏王咎仁义,如果有朝一日,让魏王在百姓和自己的大业中选一个。”
“不知道魏王会如何选择?”
魏王咎眼中露出一丝迟疑,才说道,
“本王也不知。”
赵浪却在对方的迟疑中,看出了些不一样的东西,
“也是,以后的事情如何说的准。”
“现在天色已经不早,本王就告辞了。”
“希望,以后还能和魏王把酒言欢。”
说完,赵浪就极为干脆的起身告辞,他明天可还要赶路。
等赵浪原路返回之后。
魏豹才说道,
“大哥,这赵王也太”
魏豹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好歹也是一国王室,赵浪的这做派,却和游侠一样。
魏王咎却笑着说道,
“赵王却是一个妙人。”
魏豹皱着眉头说道,
“那项氏那边怎么办?项氏的实力如今可比赵王强上数倍。”
魏王咎微微摇头道,
“项氏实力虽然强,但行事霸道,而且听闻对楚王并不恭顺。”
“纵然能威压一时,却也不能长久。”
“唉,只是我等势弱,且看着吧”
魏王咎的声音很快就消散在夜色中。
第二天一早。
赵浪便带着人出城,朝着东胶郡的方向而去,只是队伍中多了一人。
数天后,辽东郡县城门口。
几个秦军军士正在查验过往行人旅客,放走了一个行人之后,一个军士皱眉道,
“这两天怎么有这么多从外面来的人?”
“而且距离都还不近。”
另一个军士查验了身份之后,回到,
“你还不知道?最近儒家之首可就在咱们县城里。”
军士愣了一下,说道,
“儒家之首是什么?”
另一个军士嘲笑道,
“连儒家之首都不知道是谁?那可是天下读书人头儿!”
“我和你这么说吧,比咱们的将军都要厉害一些!”
听到这话,原本没什么概念的军士瞬间就明白了,带着几分羡慕说道,
“那是挺厉害的。”
他们的将军可是很厉害的。
两人正聊着,一支风尘仆仆的队伍出现在城门口,几人照样上前查验身份。
“赵浪姬无双陈平”
“行了,进去吧。”
等这些人进去之后,几个军士继续之前的话题,说道,
“我听说,这个儒家之首这次可是来收弟子的,排场可大了。”
“儒家之首的弟子,那是不是比咱们将军的儿子排场还要大?”
“那必须的!我和你说”
才赶回来的赵浪,听着军士们对话,有些哭笑不得。
当然,这次倒是可以肯定了一件事情。
儒家之首,现在就在县城之中!
无论如何,他这次一定要和对方搭上关系!
“陈平兄,这些天辛苦了,我们还是先回庄子上休息,明天再去寻找儒家之首,看能不能见上一面。”
赵浪这些天也和陈平混的熟络了。
称兄道弟拉近一些关系。
毕竟自己已经把对方弄到了辽东,就万万没有让对方离开的道理。
陈平这时候笑着回到,
“一切听公子浪安排。”
很快一行人就回到了赵浪在现场的庄子上。
才进门,就有仆人过来禀告道,
“公子,有人传信过来,说是您的老师到了。”
“老师?”
赵浪听得眼睛一亮,说道,
“老师到辽东了?!”
赵浪很快想明白了,对方肯定也是听到了,儒家之首的消息,才跟着过来的。
“老师在何处?”
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见对方了。
仆人很快给出了地址。
赵浪对奴说道,
“奴,你安顿好大家,我去见老师。”
看了看一旁略显孤独的陈平,赵浪邀请到,
“陈平兄如果不嫌弃,不如与我同去?”
对方也是儒生,而且才学不错。
老师应该会喜欢,顺便拉近下距离。
陈平欣然答应道,
“正有此意。”
辽东县城的一座庄子内。
孔甲正在和几个大儒商谈,
“儒首,此次见礼,城中已经来了不少儒生了,时间定在何时?”
一个儒生问道。
现在城中已经聚集了不少儒生,可是这观礼的日子还没有定下。
孔甲极为淡然的说道,
“不急,这次是老夫宣布入门弟子之事,自然要慎重些。”
当然,他不会说,是因为赵浪还没有回来。
主要是自己也没有预料到,他赶到了辽东,可赵浪居然出远门了。
儒生们虽然不知道定不定时间,和慎重有什么关系。
但是也不再多说。
毕竟,论起辩论,他们的儒首也是一绝。
很快,几人就谈论起了其他事情,
“儒首,如今天下形势不稳,我等儒生要不要依附一方?”
“等以后,也可以像法家一般,以儒治国。”
法家依附大秦,从而直接让法家成为显学,这个例子太让人记忆深刻了。
但孔甲却微微摇头,说道,
“儒家弟子可以自行决定,我等并不干涉。”
身为儒家之首,孔甲才不会直接让儒家依附一方,反正无论是谁赢,都不可能避开儒家子弟。
虽然做不到像法家那样,在大秦官府一家独大。
但是,对儒家来说,存在和延续,才是最重要的。
更何况,虽然现在始皇帝称病,他也没有见到始皇帝。
但是就凭对方敢让自己来辽东,孔甲就猜测,对方应该没有大碍。
那这个天下,也就不会大乱,除非,始皇帝想让天下大乱。
孔甲心中也隐隐有了一些猜测,只是不能确定而已,
其他儒生虽然有些遗憾,但也知道这才是最稳妥的办法。
就在这时候,一名仆人走进来说道,
“主人,门外有一名叫做赵浪的儒生求见。”
“浪儿?”
孔甲的眼睛一亮,很快对其他儒生说道,
“观礼之日,就定在三天之后,你们去告诉其他人吧。”
赵浪既然已经回来了,那么这些事情,自然是越早越好!
儒生一脸懵哔,刚刚你不还说,要慎重一些吗?
不过定下来也是好事,儒生们也不再多说,连忙下去安排。
观礼也还是有一些流程要走的。
孔甲这时候才对仆人说道,
“带他来书房见我。”
现在天下形势动荡,也该告诉赵浪自己的真实身份了。
这么一来,还能给赵浪一个护身符,毕竟无论是哪一方的势力。
都不会想得罪的整个儒家。
书房内,孔甲这时候稍稍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着,今天就是宣布自己身份的日子,他还是有些莫名的激动。
主要是想着待会儿赵浪可能的反应,他就忍不住露出一个笑容。
毕竟,在赵浪眼中,自己不过是一个在乡野教书的先生。
如今却突然变成了儒家之首,哪怕孔甲儒学精通,面对这种情况,也难以免俗。
“哼,哪怕浪儿天资聪颖,此次也要好好的惊一惊他,好叫他知道,无论何时,都不能轻看他人。”
这就是言传身教了。
真正的教育,就应该是如此。
孔甲颇有些自得的想着。
此时,门外,赵浪已经跟着仆人走进了庄子。
他倒是没有奇怪老师为什么能住进这么好的庄子,之前就说过了。
老师在辽东也是有朋友的。
他只是想着,现在要不要告诉老师,自己农家和医家之首的身份。
毕竟现在天下动荡不安,老师一个小小的儒生,恐怕也不安全。
还是老老实实的待在自己的庄子里才好。
那这么一来,自己的身份肯定也是瞒不住了。
庄子里现在满是农人和医师,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出问题来。
不过自己赵王的身份,可以先不说。
主要是怕吓到老师。
更何况,在战争初期的时候,自己还要顶着秦军的身份。
想到这里,赵浪很快对一旁的陈平说道,
“陈平兄,待会儿我和老师的谈话,可能会稍微有些”
赵浪琢磨了下,继续说道,
“有些刺激,你别见怪。”
赵浪也没打算瞒着对方自己的身份了,毕竟想要收服对方,没点身份实力。
对方也不会管你。
陈平听得愣了一下,他没法想象,不过是一对老师弟子的谈话,能刺激到哪里去。
当然他还是笑着点了点头,这些天他和赵浪相处的还是很不错,不必因为这些小事介怀。
很快,两人便跟着仆人到了书房。
“主人,儒生赵浪到了。”
仆人敲了敲门回报到。
主人?
赵浪微微怔了一下,感觉到了有些不对,这庄子是老师的?
就在赵浪疑惑地时候,一道熟悉声音响起,
“进来。”
赵浪这时候也顾不上多想,反正不管有什么事情,直接问老师就是了。
推门而入,赵浪就终于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学生见过老师。”
孔甲看到赵浪也带着几分感慨说道,
“浪儿,好久不见啊。”
两人都关心的问了下彼此的近况,却没有发现一旁的陈平,正看着孔甲微微有些发愣。
陈平看着面前的老人,心里却冒出了另一道身影。
那是他还算年轻的时候,虽然穷,但好在后来遇到了个有钱的妻子,然后四处游学。
期间就有幸遇到过儒家之首,听过对方讲学,让他极为难忘。
但不知道为何,面前公子浪的老师,却和对方有些相似。
但想想也不可能。
就说之前,公子浪见到他的第一次,就说过,想要他引荐儒家之首给他认识。
两人相熟了之后,赵浪也提过自己的老师,不过是一个乡野的教书先生。
所以,无论如何,两人都不可能有什么关系。
只能感叹说,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居然有如此相像之人。
这时候赵浪也和老师介绍到,
“老师,这位是陈平,是学生在路上认识的好友,也是儒生。”
孔甲笑着点点头,似有所指的说道,
“正好,此时老夫的确也需要一名见证人。”
“浪儿,今日老师却是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
“之前迫不得已,对你有所隐瞒。”
听到这话,赵浪愣了一下,随后笑着说道,
“老师,学生也刚好有些事情想要和您说,希望您不要怪罪。”
“当然,您先说。”
孔甲知道自家学生这不肯吃亏的性子,不过这次,他不可能让对方找回来场子,也不犹豫,笑着说道,
“也好,老师想告诉,其实老师就是如今的儒家之首。”
砰。
此话一出,旁边就传来一阵闷响。
坐在地上的陈平,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这对话,原来这么刺激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