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瑞小说 > 穿越小说 > 赵浪秦始皇 > 章节目录 第19章 那女人可别被人给骗了

章节目录 第19章 那女人可别被人给骗了


黑夫是参过军的。
或者说,所有大秦的成年男性都要参军,为大秦服役至少两年。
之前大一统战争的时候,时间会更久。
当兵的时候,黑夫他们其实不怕遇到贪生怕死的主官。
最怕的反而是爱兵如子,推心置腹的主官。
因为这种人,很容易得人心。
普通士兵愿意为这种人校死力。
这种人都是奔着军功去的。
这样一来,他们总会往战斗最艰苦,最危险的地方去。
同样,他们身边的士兵也同样,死伤最为严重。
一将功成万骨枯,这句话并不是玩笑。m.
而赵浪的做法,让黑夫想到了那些人。
黑夫的一个老兄弟说到,
“黑夫哥,想那么多干什么?“
“如今大秦一统天下,就上次的那种杀手,能遇到几回?”
“公子家境殷实,为人虽然古怪了些,但对下人着实不错。”
“我看我家那傻小子跟着公子就挺好。”
黑夫也笑道,
“也是,是我多想了,走,我们也去帮把手。”
几人顿时上前,一起给孩子们安排吃住。
一整个上午,赵浪才把这些孩子安排妥当。
“49男,46女,一起95人。”
赵浪看着自己刚刚统计的数据,心里还是极为满意的。
这都是庄子的未来啊。
“对了黑夫叔,等孩子们再休养几天,一些基本的训练,就可以开始了。”
“黑夫叔,我这里有一些训练方法,还要请你们先看看。”
赵浪笑着说到。
听到这话,黑夫几人心里都开始犯嘀咕。
大秦此时兵峰无双,不然也不能横扫六国,一统天下。
而此时,赵浪居然说要教他们这群老兵训练方法,这不是开玩笑么?
等他们听到赵浪的训练方法时,嘴巴却慢慢张大了。
心里更是坚定一个信念,
公子果然是在开玩笑!
“公子,这飞檐走壁只是故事里的事情,当不得真的。”
黑夫带着几分尴尬和礼貌说到。
他之前就听到过赵浪和小七,小九她们讲一只猴子的故事。
故事很不错,可公子想把这些孩子都训练成那只可以上天入地的猴子。
这就很不好了。
赵浪微微一笑,也不多做解释。
在他的设想里,到时候打造一些飞爪,飞钩类的物件。
配合训练,飞檐走壁,绝对不是问题。
“无妨,你们现在按照我教的这些,从最基础的开始就是了。”
赵浪也没有想过一步登天,慢慢来就是了。
“是,公子。”
黑夫几人也不好拒绝,当时候训练没有结果,公子自然会改,
“那公子,我们就先下去了。”
赵浪点点头,突然想起了什么,问到,
“对了,黑夫叔你之前说,造了灾是怎么回事?”
黑夫看了看周围,只有他们几人,才回到,
“北边的匈奴又在闹腾了,这才刚开春,他们就南下劫掠,听说死了不少人。”
赵浪皱眉问道,
“大秦边军没有出动吗?”
黑夫苦笑道,
“大秦自然是不怕那些匈奴,可是边境如此之长。”
“匈奴人人都骑马,拦不住啊。”
赵浪顿时默然,难怪秦始皇要修长城,
“行了,这些大事自然有大人去考虑,我们就不必担忧了。”
“你们去忙吧。”
等黑夫几人告退之后,赵浪突然想到,
“嗯,那姬无双要救的灾,不会就是这件事吧。”
“这女人彪悍是彪悍,就是脑子不太好使,到时候别被人给骗了。”
“这黄金万两可是很惹眼的。”
——
大秦北方,一座高墙大府的庭院内。
姬无双正手握长剑,脸色苍白的看着面前原本应该帮助她的人,
“就为了区区万两黄金,你们就要置我于死地?”
她当初一人三马,带着金子离开之后。
一路上都不敢显露身份。
风餐露宿,到了这次受匈奴危害最重的九原郡内。
这家府邸,原本是要买她粮食,帮忙赈灾的赵姓大户。
毕竟她虽然有钱,但总不好一人拿着黄金去赈灾。
农家现在实力大损,只能依托当地豪强。
只是没想到,她才拿出黄金,对方就翻脸不认人。
“区区万两黄金?”
对面的一个人说到,
“姬公子果然是农家传人,悲天悯人,万两黄金居然就这么拿出来救灾。”
“可惜,姬公子却是本末倒置了。”
“此次灾祸其实罪在大秦,如果此地还在我赵国...”
说到这里,旁边的一位老者制止了年轻人继续说下去。
姬无双却已经心中了然,冷笑道,
“我说为什么会有人愿意出大价钱买新粮食,原来是赵国余孽。”
“如今赵国子民正受苦难,你们却为了钱财,见死不救,难怪会亡国!”
年轻人此时脸色涨红说到,
“这些人在秦国入侵的时候就该死!”
“如今没有死的,都是我大赵的叛徒!”
“叛徒都该死!”
年轻人说完这话,他周围的人都抽出了武器。
姬无双知道了他们的身份,那必定是不能放走的。
“想留下我,就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面对围攻,姬无双不退反进!
长剑往前一递,惊起一片剑光!
瞬间就有几人倒飞出去。
“不准退!给我围上去!”
年轻人气急败坏的喊道。
但得到了一丝空隙的姬无双,也不恋战。
踩到庭院内的假山上,直接腾跃而起。
人在半空中猛然出剑,剑尖点了一下高耸的屋檐。
一个翻身,居然翻过了两丈有余的高墙。
这一幕看得所有人目瞪口呆!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给我出去追!”
顿时,所有人朝着外面追过去,但等他们追出去的时候,姬无双早就没了踪影。
“寿伯,现在可该如何是好!“
“如果这人去向官府告密,我们就完了!”
年轻人满脸着急的向旁边的老者问道。
老者虽然对年轻人的毛躁略有不满,但这时候也只能劝道,
“公子不要着急,我们派人沿途追杀,让他没有机会停下。“
“而且诸子百家除法家外,都与大秦不和,农家尤其如此,所以不必担心告密。”
“只是公子,您此次为了这万两黄金,就和农家反目,确实是考虑不周了。”
“您要多学学您的兄长,万事要有谋划。”
年轻人却不耐烦的说到,
“大哥大哥,什么事你们都要说大哥!”
“是是是,大哥人在咸阳,深入虎穴,还跟在大儒身边,他有勇有谋,什么都好!”
“我什么都不好,这总行了吧!”
听到这话,老者只能默默无言。
此时,咸阳出城的道路。
一个谦恭有礼的年轻人正和孔甲在一辆牛车上,缓缓的朝赵浪庄子的方向行驶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