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瑞小说 > 穿越小说 > 赵浪秦始皇 > 章节目录 第20章 狼子野心,我辈中人

章节目录 第20章 狼子野心,我辈中人


牛车上,谦恭有礼的年轻人正和孔甲交谈,
“先生,这次怎么想着去一处庄子上教学。”
孔甲欲言又止,面前这个年轻人身份特殊。
他和秦始皇之间的事,却不好明说。
于是回到,
“我儒家是为了教化万民,在城内还是在庄子上,都是一样。”
“只是,这次劳烦公子歇了。”
年轻人眼神微微一闪,笑着回到,
“先生叫我赵歇便是,我也正好看看民间疾苦。”
孔甲赞赏的点点头,说到,
“你有此心便好,凡事万万不可急躁。”一秒记住
赵歇点头应是。
牛车一路前行,到了傍晚时分,一座庄子出现在眼前。
一阵阵热闹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不管是哪里,如果有近百个少年聚在一起,都会很热闹。
庄子内。
赵浪看着院子里的热闹景象,脸上露出一个笑容。
旺财这时候正在分粥。
庄子上晚餐就是一碗粥。
在去死的监督下,大家都规规矩矩的排成两队。
“公子,我先给您盛一碗粥。”
旺财看到赵浪急忙献殷勤到。
其他人自然也没有任何意见。
赵浪却笑着回到,
“凡事都有个先来后到,你先给大家盛粥。”
旺财也只能继续分粥。
一旁的去死听到这话,微微的看了赵浪一眼。
今天有好几个仆人帮忙,虽然多了人,但分粥的速度比昨天反而要快。
不多时,所有人都拿到了粥,只剩下去死和赵浪两人了。
去死看着剩下不多的粥,咽了下口水,但却说到,
“家主,你先。”
赵浪还是笑眯眯的说到,
“我说了,先来后到。”
去死这次不再推辞,直接拿碗盛粥。
此时,只剩下一些最底下的一些粥水了。
“公子,我再给你去煮一碗。”
旺财这时连忙说到。
“这里不是还刚好一碗吗?给我就是了。”
赵浪这种最后剩下的粥说到。
旺财面露难色,他实在是不想自家公子,吃剩下的食物。
可昨天的事也让他知道,自己没法拒绝。
于是只能为赵浪盛粥。
拿到了粥,赵浪和所有人一样,端着碗,蹲在院子里呼呼喝起来。
院子里的少男少女们都不时的偷看赵浪。
进庄子的时候,大家都被这么大的庄子给震惊了。
他们进庄子之后,就被黑夫他们告知,这个像是从画里面走出来的人,就是庄子的主人,也是他们的家主。
以后,他们就必须听他的命令。
可家主不应该是高高在上的么?
现在家主居然吃他们最后分剩下的食物,还和他们蹲在一起。
而且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被几十近百道目光盯着,就算赵浪再迟钝也能察觉到。
他一抬起头回看过去,所有人都猛地收回目光。
赵浪也不以为意,现在大家和他不熟悉,这是正常反应。
相处久了就好了。
赵浪看向一旁的去死,对方正在舔碗底。
动作极为自然。
“没吃饱?”
赵浪问道。
去死愣了一下,看着赵浪碗里剩下的粥,言不由衷的说到,
“没...我吃饱了。”
赵浪顿时说到,
“那可惜了,我这半碗粥喝不下了,看来只能倒掉了。”
“倒了?”
去死直接瞪大了眼睛。
赵浪笑道,
“不如你帮我去倒吧。”
去死连推辞一下都没有,接过赵浪的碗,大声应道,
“是,家主!”
然后拿着碗就往旁边去了。
赵浪当然知道,这半碗粥肯定进了去死的肚子。
“公子,门外来了一辆牛车,说是教书的先生。”
这时有仆人过来禀告到。
“先生到了?居然这么快!“
赵浪眼里闪过一丝惊喜,
“走走走,赶紧去迎接。”
不怪赵浪激动,这几天里,他也算是弄清楚,读书人在大秦的地位。
只看整个庄子,除了福伯和一个账房外,包括他自己,居然全部都是文盲!
简直可怕!
赵浪快步来到庄子门口,就看到一个老者,带着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下了牛车。
“欢迎!欢迎!”
赵浪直接上前握手,想要表达自己的热情。
对面的两人却被弄得一脸懵哔。
好在福伯及时赶到,化解了尴尬。
“老朽孔乙,这是我的弟子歇。”
老者正是孔甲,孔乙是他编的名字。
赵浪已经对大秦这些奇奇怪怪的名字免疫了。
相互介绍,将两人安顿下来过后,赵浪说明孩子了的情况。
“居然有95人之多?还有女子?”
孔甲也被惊了一下,
“而且都已经过了最佳的启蒙期。”
赵浪这时笑着说道,
“先人有云,有教无类,无论年龄男女,只要有向学之心,都应该有机会受到教育。”
孔甲脸上露出一丝古怪,他是孔子第五代子嗣,也是现在的儒家之首。
现在却被人用自己先人的话教训,倒也是有趣。
于是回到,
“公子所言极是,是老朽狭隘了。”
“那从明日起,我们便可以开始了。”
“但需要保证,每日至少需要有两个时辰的学习时间。”
孔甲虽然不知道这庄子上为何有这么多的孩子。
但这个年龄的孩子,已经是劳动力了。
如今已经快到了春耕的时候,必定不会让这么多人闲着。
所以他必须提前让对方,保证孩子的学习时间,不然的话,这样的学习根本没有作用。
“两个时辰?”
赵浪皱起眉头,在大秦,一个时辰差不多是两个小时左右。
十五六岁的年纪,放在上辈子都读高中了,学习就和玩命一样。
现在一天居然只学四个小时,这简直是在开玩笑。
孔甲以为赵浪不同意,皱眉说到,
“一个半时辰,不能再少了。”
赵浪眼睛一瞪,说到,
“不行,起码四个时辰!”
孔甲顿时微微张大了嘴。
赵浪继续说到,
“先生,就这么定了,每天最少四个时辰的课。”
要不是想着还要进行体能训练,赵浪定的时间会更久。
孔甲愣了一下,才回到,
“听公子的便是。”
赵浪这才满意的点点头,说到,
“那行,今日先生就好好休息,明日开始授课。”
然后便离开了。
等赵浪离开了,孔甲对刚刚一直没有说话的赵歇问道,
“你觉得这位公子浪如何?”
赵歇看着赵浪离开的方向,说到,
“狼子野心,我辈中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