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瑞小说 > 穿越小说 > 赵浪秦始皇 > 章节目录 第58章 拿家法

章节目录 第58章 拿家法


[]
赵浪离开了上课的院子后,直接到了少年们休息的地方。
现在是白天,只有之前受伤的少年在这里休息。
赵浪只要在庄子上,每天都会来看看。
才走进房间门口,就听到房间里传来动静,
“粟,你的伤口才愈合,不要乱动啊。”
“我没事,就是整天躺在床上,想走走。”
“郎中都说了,你正是恢复的时候,不能走的。”
“不行!你要再动的话,我就去喊家主了!”
“不要!我我躺着就是了,不要打扰家主。”
房间里慢慢安静下来。
赵浪顿时走了进去。
“家主。”
看到赵浪房间内的少女们顿时问候。
“嗯。”
赵浪神态轻松的点点头,看了看房间里的情况。
干净整洁,通风透气。
大家的脸色也挺红润,说明食物方面也没有问题。
就是房间里透着一股死气沉沉。
和寻常的时候一样,问了两句日常事情。
一般来说,赵浪就应该在少女们的感激声中离开了。
这时候赵浪看了看房间外,太阳正慢慢往下落。
停了一下说到,
“今天的夕阳挺好看的,你们想不想去看看?”
几个女生脸色一喜,立刻回到,
“想。”
赵浪顿时点点头,然后笑着说到,
“那好,咱们今天就去赏夕阳。”
“你们去把其他人也叫上,我们庄子门口看。”
庄子的地势比周边高一些,正好当观景台。
粟这时候脸色一暗,想说什么。
却直接被赵浪抱起,
“刚好粟你也一起去散散心。”
说完,便直接带着人,朝外面走去。
其他人先是一愣,也赶紧跟上。
赵浪才到门口,就遇到了赢阴嫚。
“公子浪,我”
赢阴嫚看到赵浪,抱着一脸红霞的粟,顿时脸色微变。
她在皇家中长大,有些龌龊事情也见过不少。
知道其实各个世家公子的私生活,其实极为糜烂。
她原以为赵浪不一样,可没想到这光天化日的,赵浪居然就是毫不忌讳的抱着自家侍女。
简直就是不知羞耻!
赵浪看着长相俏丽的赢阴嫚,问道,
“有事?”
这姑娘长的还不错,怎么年纪轻轻眼睛就不行了呢?
没发现自己挡住他的路了?
赢阴嫚带着几分嘲讽说到,
“公子浪可真是忙啊,才上完课,就要开始劳累了。”
赵浪就更迷惑了,你他么知道我忙,还不让开?
“是啊,是挺忙的,那你要不要一起帮忙?”
赢阴嫚听到这话,直接脸色通红!
大秦虽然风气还算开放,但也绝对没有开放到这种地步!
这何止是无耻,简直就是下流。
赢阴嫚顿时说到,
“这种事情还一个人来的好。“
赵浪也点点头,不想和这脑子有泡的多做纠缠,
“那麻烦让一让。”
赢阴嫚便向右让开了去内院的路,不过这刚好挡住了出庄子的通道。
赵浪心里默默的叹了一口气,说到,
“我们要去外面。”
赢阴嫚瞬间睁大了眼睛,又气又羞的说到,
“你现在太阳可都还没有落山,你居然要去外面!”
赵浪更加懵了,说到,
“我看夕阳,我不去外面怎么看?”
听到这话,赢阴嫚瞬间愣住,带着几分结巴说到,、
“你你们是去看夕阳?”
赵浪点点头,理所当然的说道,
“是啊,不然呢?”
赢阴嫚红着脸说到,
“那你抱着别人干什么?”
赵浪没好气的回到,
“这孩子受伤了,我当然要抱着。”
赢阴嫚皱着眉说到,
“可她不是你的仆人吗?哪有主人抱仆人的?”
在大秦仆人是不算人的,就和货物一样。
所以,即使是这般伤人的话,赢阴嫚也毫不避讳的说出口。
赵浪顿时皱起眉,他感觉到怀里的粟浑身都颤抖了一下。
于是手上更用力了些,说到,
“我家的人都精贵,我乐意抱。”
“如果没事的话,就麻烦让一让。”
赵浪已经懒得和对方说了,一个跨步,朝外面走去。
两个人的代沟差了几千年,实在没法改变对方。
看着赵浪离开的背影,赢阴嫚不由皱起了眉头。
她都不知道自己哪里错了?
她提醒赵浪是为了他好。
贵贱有别,大庭广众之下,要是让其他人看到赵浪抱着一个侍女。
会让人看轻的。
不过现在已经迟了,刚刚这一会儿,已经有不少人都看到了。
赵浪直接带着粟来到门外,这时候其他少年也走了过来,手里带着凳子。
把粟放下,赵浪就看到一双红彤彤的眼睛,和满脸泪水,
“家主,我”
赵浪伸手替粟擦掉眼泪,说到,
“哭什么,在我心里,你们谁都是一样的。”
“别人看不起你,你就更不能哭了。”
粟本来就是个坚毅的性子,顿时咬着牙点点头。
“嗯,这才是好孩子。”
赵浪笑着说到,
“来,我们看看夕阳。”
赵浪转过身,准备欣赏下大自然的美景。
却看到了一脸呆滞的少年大狗。
“有事说,没事就给我躲一边去,别挡着我看夕阳。”
赵浪没好气的说到。
今天一个个都捣什么乱啊。
看个夕阳就这么难吗?
大狗嘴巴一瘪,哭丧着脸说到,
“家主,你答应过我,不和我抢婆娘的。”
赵浪:
“滚!”
去死这时候连忙上前把大狗拉开。
“你在干什么?怎么敢和家主要人!上次就说过你了。”
去死皱着眉头斥责到,
“你知不知道,如果不是家主仁厚,就凭你这句话,被打死了也没人敢说什么!”
去死在庄子里待了这么久,也从原来的莽撞少年,懂得一些上下尊卑。
大狗这时候看向,赵浪旁边的粟,眼里满是决绝。
少年的感情,是极为炙热,而盲目的。
说到,
“我就是喜欢粟,不管是谁,都不能阻止我!”
“我要去求家主,不管他怎么提出什么要求,我都会帮他实现。”
大狗这时候脸色一定,就朝赵浪的方向跑过去。
去死大惊失色到,
“大狗,你疯了吗?别忘了自己的身份!”
赵浪正在眯着眼睛看着天边,这日落也是为数不多,能勾起他回忆的东西了。
就在这时候,大狗跑到了他的身前,直接双膝跪地,说到,
“家主!我想求您将粟给我。”
听到这话,赵浪脸上的笑容逐消失,眼神也慢慢冰冷。
站起来说到,
“看来,是我平常太过仁慈了。”
“拿家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