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瑞小说 > 穿越小说 > 赵浪秦始皇 > 章节目录 第92章 我见证了新钜子的诞生?

章节目录 第92章 我见证了新钜子的诞生?


[]
赵浪再拿起十二月锁。
这时候钜子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赵浪的手。
鲁班锁说难也难。
因为从表面上,你是看不出太多的线索的。
只有了解了它的结构,和大致的组合方式,多做尝试才能解开。
赵浪仔细观察了下,然后两手微微用力。
没动静。
钜子这时候心里缓缓的松了一口气,他就说,这十二月锁,不只是单纯的增加使用的零件。
而是环环相扣,其中的解锁条件有四个,并且前后用力的次序还不相同。
任何一个步骤错了,都解不开。
就在这时候,赵浪突然笑道,
“啧,居然是四联动的。”
说完,赵浪四指顶住四个边角,然后依次微微用力。
咔的一声,王铁柱的身体也跟着抖了一下。
十二月锁,瞬间解开,
钜子此时的呼吸也逐渐的沉重起来。
解开这个,赵浪兴致不减。
好久没有见到过这种玩具了,而且还都是儿时的记忆,根本停不下来。
兴致勃勃的拿起一旁的二十四节锁,细细的观察了一阵,笑着说到,
“还有二十四节锁?啧啧啧,你们玩的还挺高端啊,嗯,就是套路老了点。”
二十四节锁和十二月锁的原理类似,只是组合的数量增加了而已。
赵浪的手在锁上快速的摸索和试探。
他的手到哪里,钜子的眼睛就跟到哪里。
很快,两刻钟的时间过去了。
但在场的三人却都浑然不觉。
突然,赵浪的眉头一挑,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手上八根手指,从各个角度,同时微微用力。
咔!
一声轻响,二十四节鲁班锁直接散开!
二十四个零件,叮叮当当的落在桌子上。
但钜子却觉得这些零件全部都砸在他心上!
钜子语气中带着几分颤抖说到,
“两刻多钟的时间,解开了?”
赵浪脸上浮现出几分不好意思,惭愧的说到,
“我知道是慢了点,主要是很久没玩了。”
这种程度的鲁班锁,在熟悉的鲁班锁的高手面前,也就十来分钟的样子。
赵浪花了一倍的时间,的确是有些慢了。
一旁王铁柱,早已呆立当场。
脑子里是一片空白,
但钜子听到这话,脸色几乎瞬间变白,还感觉到了一丝丝的羞辱,
“你”
但看着赵浪的样子,却又不像是作假。
一时间,他都知道该说什么好。
赵浪刚好看到了他手上的三十六周天锁。
顿时眼睛一亮,
“你们居然还有这种异形鲁班锁?”
鲁班锁的基本样式,都是各种不同的小木块,相互契合,然后组成整体。
而面前的这个,却是一个球体上,插着许多长短不一的小柱子。
这种被称为异形鲁班锁。
一般来说,难度比普通的大,但也更有趣。
赵浪这时候带着几分期待问道,
“能给我玩玩吗?”
钜子愣了一下,低头看了看自己手里的三十六周天锁,再转头看了看桌上的散落了一地零件。
最后才看向一脸期待加兴奋的赵浪。
钜子神色难明的犹豫了一下,最终却咬咬牙,递给了赵浪,说到,
“公子您试试?”
看到这一幕,一旁好不容易才回过神的王铁柱,再次愣住。
他可记得钜子之前说过的话,墨子遗言,谁解开这锁,谁就是下一任钜子!
赵浪顿时兴奋的接过来,说到,
“你这老师傅人还不错,一点儿都不小气。”
“这球是你做的吧,手工活也好。”
“你放心,这次建新庄子,我保证给找个轻松又赚钱的好活。”
钜子听到这话,张了张嘴,却又不好说什么,最后说到,
“那就谢过公子了。”
赵浪一边把玩鲁班锁,一边说到,
“客气啥,反正你也无儿无女,以后就安心在庄子上住下来。”
“还有啧,这球有点脏,都快包浆了啊,以后记得洗一洗。”
钜子听得老脸一红,谁敢洗钜子信物?
赵浪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但很快就沉迷到这鲁班锁上去了,一边把玩一边自言自语,
“嗯,这东西是按照什么规律排列呢?”
“跳二进三?不对。”
很快,就过去了半个时辰。
赵浪似乎还没有找到头绪。
看到这一幕,钜子稍稍放心了些,却又有些遗憾。
他希望赵浪能打开,不然也不会给他尝试。
几百年来,这已经成了历代钜子的心病了。
身为墨家人却拿不到自己学派的真正信物,多少有些丢人。
可他又不希望赵浪打开,毕竟墨子遗言在前。
个中滋味,五味杂陈,只有钜子自己知道。
看着赵浪纠结的样子,钜子轻轻的咳嗽了一声,打算劝赵浪放弃了,
“公子,都过了半个时辰,不如”
钜子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赵浪突然兴奋的说到,
“找到了!居然是等差数列,设计者心思可太绕了!”
两人根本听不懂赵浪在说什么,紧接着,就只看到赵浪双手不断的按着圆球上的小柱子。
一根根小柱子起起伏伏,似乎有着某种特殊的韵律!
两人的眼睛都有些目不暇接。
没过一会儿,空气中就响起了咔的一声!
两人的身体都不约而同的跟着抖了一下。
然后那颗已经包了浆的木球,就突然从中间裂开!
露出一块古朴的玉佩。
当的一声。
一旁的王铁柱直接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双目震惊的看向赵浪。
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我见证了新钜子的诞生?”
赵浪这时候才缓缓的松了一口气,
“呼!终于解开了。”
把东西递过去,赵浪笑着说到,
“这个鲁班锁的花样还挺多,居然还有奖品。”
而钜子呆呆的接过赵浪手里的玉佩,再看看赵浪,嘴巴张了几次,却都没有说出话来。
赵浪也发现了现场气氛有些不对,看了下日头,都已经快中午了。
顿时带着几分不好意思说到,
“哎呀,刚刚玩的入迷了,这耽误你们吃早饭了。”
钜子这时候才勉强回过神,干巴巴的说到,
“这倒是不妨事。”
赵浪不好意思的扣扣头,说到,
“我待会儿让人给你们送早饭过来。”
“对了,老师傅你们有没有相熟的匠人?木匠,铁匠,石匠,都要!”
钜子看了赵浪一眼,把玉佩缓缓的放到赵浪手中说到是,
“公子拿着玉佩,去咸阳城市坊,自然可以找到你需要的人。”
这件事,他一个人都已经做不了主了。
只能召集所有的墨家长老,共同商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