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瑞小说 > 穿越小说 > 赵浪秦始皇 > 章节目录 第124章 我是主人的狗!

章节目录 第124章 我是主人的狗!


[]
赵浪拿着枪,巡视了周围一遍,却没有发现敌人的踪迹。
没过多久,去死他们就把将盐场重新稳定下来。
“情况怎么样?”
赵浪问道。
“家主,奴隶跑了三个,有几个受了点小伤,其他的就没什么了。”
去死回到。
赵浪皱着眉点点头,这已经是第二次遇到这个女飞贼了。
被人给盯上的感觉可不好。
看向一旁瑟瑟发抖的两个管事,赵浪问道,
“你们知道这个女飞贼吗”
其中一个管事说到,
“公子,这女飞贼是近来兴起的一个贼人,四处打家劫舍,无恶不作!”
“而且最喜欢找达官贵人的麻烦。”
赵浪心中微微一动,这说法和他之前在客栈听到可有些不一样。
“我怎么听说,那女飞贼还挺讲道义?”
另一个管家顿时叫冤到,
“公子,您可千万别听了那些贱民们的话,那女飞贼对您这样的贵人,可心狠的紧啊!”
赵浪顿时明白了,
对普通人来说,这女飞贼当然是行侠仗义的侠盗。
但对达官贵人来说,那就一个偷取自己财富的飞贼了。
立场不同而已。
让两个管事离开,赵浪拿着枪走到了外面。
现在还不确定对方有没有完全离开,也有可能在暗处伺机而动。
他还是守着点好。
去死几人也跟了上来。
就在赵浪想要他们去休息的时候,奴隶木屋方向传来一阵呼喊声,
“是我揭发了他们,我有功啊!”
“让我见见主人吧!我有功啊!”
赵浪抬眼看过去,对身边的去死问道,
“那是谁?”
去死一脸鄙夷的说到,
“家主,就是刚刚示警的奴隶,不过是一个出卖自己人的无耻小人。”
“喊着要见您,我没理他。”
去死虽然不喜欢来打劫他们的女飞贼,但也对这种出卖自己人的货色没有半分好感。
但赵浪脸上却露出一个笑容,说到,
“去把他叫来,我倒是想看看。”
去死嗒嗒嘴,想说什么,却还是一脸不情愿的走了过去。
很快,就把一个衣衫褴褛,披头散发的努力带到了赵浪面前,
奴隶一到赵浪面前,跪在地上,哆哆嗦嗦的说到,
“主人!贵人!我是刚刚给贵人示警的,我有功啊!”
“我有功啊!”
赵浪淡然说到,
“你的确有功,说吧,你想要什么?”
听到这话,跪在地上的奴隶浑身一震。
似乎听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话。
“家主问你话,快说!”
去死不耐烦的说到。
奴隶这时候猛然抬头,昏暗的火光下,露出一张枯槁肮脏的脸。
奴隶嚎叫到,
“主人,我不敢要什么东西,只想在主人身边做一条狗!”
“我想追随在主人身边!”
“主人要我做什么都行!”
喊着就想爬到赵浪的脚下,被一旁的二黑直接踢开,
“你也配!”
二黑气呼呼的说到。
他也不喜欢这个人。
赵浪神色微动,抬手制止了二黑,说到,
“想追随我?你会什么?”
奴隶愣了一下,说到,
“我什么都不会”
“但是我!我够忠心!只要主人愿意,我就是主人最听话的狗!”
一旁的大猫都听得皱起了眉头,
“家主,这种无耻之人把他赶回木屋去吧。”
赵浪这时候却淡淡说到,
“我给你个机会。”
“明日我有事离开,三天后回来,如果到时候你还在这里,我便收下你。”
奴隶听到这话,脸上顿时露出一个狂喜的神色。
赵浪继续说到,
“但是我知道,那女飞贼还会来,其他人不知道这个消息。”
奴隶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
“送他回去。”
赵浪不再多说,让人把这个奴隶送回去。
二黑这时候担忧的说到,
“家主,那女飞贼回来的话,我们离开了,这盐场怎么办?”
赵浪笑着说到,
“谁说了她会来,我编的。”
二黑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带着几分抱怨说到,
“您干嘛对那种小人这么上心?”
赵浪淡淡的说到,
“小人有小人的用处。”
“行了,明日还要辛苦,你们都去休息,我看着就行。”
“这是命令。“
以赵浪的体质,熬一两次夜,问题不大。
二黑他们也只好去休息。
第二天一早。
去死把马牵了过来。
赵浪看了下所有人都到齐了,就准备翻身上马。
突然一道身影跑了过来,直接趴到了赵浪身前,用身体当做凳子,说到,
“主人,请上马!”
这一幕让所有人都愣了一下。
赵浪看过去,正是昨天的那个奴隶。
赵浪没有踩上去,换了一边上马,说到,
“记住昨晚的话就是。”
然后策马离开。
其他人极为鄙夷的看了这奴隶一眼,然后纷纷跟上。
奴隶等赵浪走了以后,才爬起来,看着其他奴隶,脸上露出一丝狰狞,吼道,
“你们看到了!我是主人的狗!你们必须听我的。”
——
一处偏僻静谧的海滩上,数十个老旧的木屋在这里围成一圈。
形成一个极为原始的小渔村。
此时,小渔村里一群人正聚在渔村的口子上,
,一群人正围着一个白发老者和海哥。
“老秦,我真的没和你吹牛。”
“那天海哥被仙师打死了,然后给我法力,我几口仙气,把海哥给吹活了!”
鱼蛋唾沫横飞的说到,
“不信你问问其他人,他们都看到了。”
“别胡说八道,”
海哥脸色涨红,对给正在给他诊脉白发老者,说到,
“秦老,我就是晕过去了一下。”
秦老收起手,笑道,
“没什么问题,受了些外伤而已,静养十日便是。”
海哥这时候拿出一包咸鱼,带着几分歉意说到,
“秦老,多亏了您不时的来我们这小村子,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
秦老没有接过来,而是说到,
“医者悬壶济世,理所当然。”
“只不过,老夫对这起死回生之法颇为好奇,你们能把那天的情况,再展示一次吗?”
顿时,海哥和鱼蛋的脸都变得煞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