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瑞小说 > 穿越小说 > 赵浪秦始皇 > 章节目录 第182章 要是你能解开这秘密该多好 (第2更)

章节目录 第182章 要是你能解开这秘密该多好 (第2更)


[]
第2章要是你能解开这秘密该多好
看着小玉震惊的样子,赵浪知道估计是吓倒别人了。
被吓到很正常,设身处地想想,如果他听到一个庄子的主人,说这种话。
肯定以为这人是个变态,想对自己全庄的女人下手。
何止是个禽兽,简直就是禽兽不如!
赵浪只能尽量让自己看上去,显得更真诚一点,
“小玉,这事儿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是真的只是想找到这个人。”
“这对我很重要。”
小玉往后退了一步,把身体靠在门上,小声的问道,
“公子您为何要找这个人?”
赵浪有怔住了,这他么怎么解释,难道说,我连名字和脸都不知道的情况下,睡了别人。
只记得别人后腰上有颗红痣。
这别说女子了,就是赵浪自己听到有这种人,也要吐一口唾沫,骂一声狗渣男。
“这个咳嗯,我有个朋友,嗯,没错,有个朋友,正在找她。”
赵浪无中生友的说到,
“所以,这事儿还要麻烦你帮我看看。”
小玉低着头,低声的答道,
“是,公子。”
然后就跑了出去。
直到回到自己的小房间,才脸色煞白的喘着粗气,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
“他在找我!他在找我!”
小玉,自然就是玉漱。
那天被姬无双带回来之后,这些日子她一直就在庄子里。
发现在这个庄子上也挺好,没有什么欺压的现象。
每日做些杂事,有时间还可以学学农活和医术,
她过得比公主都还要自在,原以为这辈子可以就这么过了。
可没想到,今日赵浪突然问起她这件事。
原本这世上,只有她那个早已去世的母亲,和她自己知道,她的后腰上有一颗红痣。
如今却又多了一个人,不,是两个人。
玉漱竭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他既然是通过公子来问,也就是还不知道我。”
“只要我报上去,没有找到,自然不是问题。”
“玉漱在那天晚上已经死了,这世上如今只有小玉。”
小玉深吸了几口气,心里已经拿定了主意。
第二天一早,庄子门口就来了人。
一个是信使,来送信的。
“公子!家主他又给您送庄子了!”
旺财喜盈盈的喊到。
赵浪看着信件,顿时眉开眼笑,看看便宜老爹的这气魄!
果然是干大事的人啊!
回头也该把提纯盐和马镫的技术给他了。
黑火药还是要再缓缓。
这东西不比其他。
有了这些庄子,一两年内,辽东的粮食产出算是无需担忧了。
而且还可以扩张人手了。
只是这么做也不是没有问题。
地盘急剧扩张,可他的人手跟不上。
头重脚轻,是走不远的。
而咸阳庄子上留下的那些少年,也不知道成长的怎么样了。
他缺人啊。
“回头让姬无双招募一些农家人才来,这些庄子虽然都是老爹的人手,但领头的人,还是要换上自己的。”
赵浪在长吁短叹的时候,咸阳的庄子上,钜子几人也是一脸愁容,
“人找的怎么样了?”
钜子问道。
一旁的几个墨家长老相互看了看,都无奈的摇摇头。
借着给赵浪修建新庄子的借口,他们已经调集了近两千墨家子弟。
已经是极为危险的举动了。
最开始的时候,这里的官府也来盘查过,他们还担心出问题,毕竟大秦官府对诸子百家,可没有什么好脸色。
可却直接被庄子的管家福伯,直接给打发了。
从那以后,官府对这里直接视而不见。
倒是方便了他们。
只是这么下去不行啊,赵浪的新庄子一天一个新模样。
可他们别说人了,就是一根毛都没有找到。
柳店主皱着眉头说到,
“钜子,这人应该是被接到宫内去了。”
“如果我等有此等的人才,肯定也会严加保护!”
钜子老迈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一丝愁容,
“诸子百家,当真没有出路了吗?”
他这些日子,越研究那张印满了字的奇物,就越发觉得可怕。
有了这东西,大秦不出十年,便能瓦解诸子百家,乃至于六国遗族的根基!
其他人也想到了这一层,却又都无计可施。
看着所有人的无能为力,钜子的眼神逐渐坚定,
“近来各地可有举荐贤才?”
如今无论是大秦,还是诸子百家,得到人才的方式,也多是推举制。
几个长老疑惑的相互看了一眼,不知道钜子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柳店主回到,
“有,各地共举荐近五十人。”
“只是这些时日无暇细看。”
钜子拿出了自己的钜子令,说到,
“钜子令,召天下贤能!六月之后,齐聚咸阳!”
“以鲁班锁为先题,此奇物为终题!”
“能解开所有谜题,无不良的德行者,可为钜子!”
钜子话音未落,所有长老都大惊失色道,
“钜子!万万不可啊!”
“墨家钜子之位,岂可如此草率!”
“正是,钜子我等再派墨家子弟潜入匠作监便是!”
不等其他人再多说,钜子神色坚定的摇摇头,
“该用的手段我们都已经用过了,不必让墨家子弟枉送性命。”
“召集贤才,也是我墨家壮大的时机。”
“就是你等,如果能破解了这奇物,也是一样!”
这话一出,顿时几个长老都不出声了。
只有一人小声道,
“只是钜子,这地方为何定在咸阳,如果暴君他”
钜子冷然到,
“你可见过暴君无端滥杀?”
长老顿时不说话了,他们一直将秦始皇当做敌人,所以反而了解对方。
秦始皇虽然实行严刑厉法,却并非滥杀之人。
其中一个长老犹豫了下,说到,
“钜子,那不知这奇物,可否再让我看看?”
其他人的心思也灵活起来。
他们现在就可以研究这奇物,而其他人六个月之后,才能接触到。
如果他们能提前研究出
他们终究不是圣人。
钜子只当没看见这些人的小心思,把印着字的纸放到了桌子上,说到,
“自然可以,但这奇物不能出这屋,更不能受到损伤。”
其他人顿时答道,
“那是自然。”
顿时,所有人都朝纸围了过去。
钜子反而走到了外面,看着守在外面的王铁柱说到,
“公子浪的庄子,就交给你了。”
王铁柱憨笑到,
“公子浪是个好人,他的事,我自然会尽力的。”
听到这话,钜子也有些感慨,赵浪的心性如何,从这座庄子就看得出来。
可惜啊,钜子喃喃自语道,
“要是你能解开这秘密该多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