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瑞小说 > 穿越小说 > 赵浪秦始皇 > 章节目录 第246章 有个人叫张三(第3更)

章节目录 第246章 有个人叫张三(第3更)


[]
第246章有个人叫张三
赵浪带着李灵儿离开了这里,一路来到了市坊。
李灵儿看一些小物件,赵浪也不催促。
这市坊也就这么大,看不了多久。
两人一起,倒是让赵浪有了点上辈子逛街的感觉。
就是街边没有凳子,他没法找个地方坐下。
很快,就有一家店铺吸引两人的注意力。
不少仆人打扮的,集中在那里。
“公子浪,我们去看看。”
李灵儿笑着说到。
两人走过去,就发现是一家卖盐的店铺。
当赵浪看到那细如沙,白如雪的提纯盐。
顿时露出一个笑容。
便宜老爹办事就是靠谱!
这技术才给出去没多久。
居然这么快就有成品盐到这里了!
“原来是雪盐,难怪这么多人。”
李灵儿说到。
“雪盐?”
“嗯,这是最近咸阳城内出现的,此盐白如雪,所以名作雪盐。”
“只不过价格极高。”
赵浪听得点点头,老爹果然是做生意的好手。
物以稀为贵的策略倒是用的极好。
而且在没有任何竞争对手的情况下,必定能大赚一笔!
自己的钱也就有着落了!
不多时,两人就看完了整个市坊,
“多谢公子浪今日陪伴。”
李灵儿极为有礼的说到,
“灵儿就先回去了。”
“客气,不送。”
有了昨天的经验,赵浪直接说到。
听到这话,李灵儿露出一个笑容说到,
“公子浪就不想送送小女子么?”
赵浪微微眯了下眼睛,想着,这人不是有病么?
昨天要送不让送,今天不送反来问。
看着赵浪的样子,李灵儿似乎看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说到,
“是灵儿唐突了,明天灵儿就到公子浪的庄子上赔罪。”
赵浪一听,顿时明白了,感情这人就是想着法子,见自己啊。
这怎么行?
明天他要带着秦老回去,哪有时间应付她。
于是极为干脆的摇头道,
“改日吧,明天我还有事。”
被赵浪拒绝,李灵儿却没有丝毫沮丧,而是眼中闪过一丝狡黠,说到,
“改日也好,那便后日吧。”
她只是想找个借口而已。
赵浪没有多想,便答应了下来。
两人的庄子隔得很近,别人一定要来,他也拦不住。
只不过,还是要找个机会,把这因为一碗水起来的恩情给还了,不然总这么来来回回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很快,对方便离开了。
赵浪看了下天色还早,便对喜说到,
“去一处蛛网联络点。”
之前蛛网是结网状态,现在自己回到了咸阳,也是时候把这些网都连接起来。
看看效果了。
这样也不至于对咸阳的情况,毫不了解。
很快,几人就来到了一处昨天发现印记的食肆酒楼。
蛛网的探子选这个地方,倒也不稀奇,这里食肆酒楼,客栈旅店都是天然的消息集散地。
赵浪带着人进了酒楼,没上二楼的单间。
而是在大厅里,准备找个地方坐下,以免出现昨日的尴尬局面。
此时大厅里面早已坐着一群法家弟子,一个个都极为兴奋,
“今日的辩论果然精彩!哼,比昨日的儒家之辩还要精彩!”
“不错,公子高果然是大才!”
“就应该以法为教,以吏为师!由此,大秦便可万世清明!”
听着这些法家弟子的高声谈论,赵浪只是笑笑,却没有插话。
倒是食肆中不少客人正和这些法家弟子商讨争论起来,这种情况在大秦倒也常见。
赵浪带着人一处稍显偏僻的位置走过去,方面接头。
突然,一道略显熟悉的面孔,进入了他的视线。
两人四目相对,都有些错愕,没有预料到会在这里遇到对方。
赵浪其实不太想和对方相认,他是来和自己的蛛网接头的。
对方的目光也有些闪躲。
只是最终,还是赵浪先开口道,
“李叔,你怎么会在这里?”
坐在角落里的,正是上次没有跟着他便宜老爹去云中郡的李叔叔。
“阿浪,你来了啊。”
李斯这时候也只能干巴巴的应了一声,
“不如一起坐。”
赵浪只能坐下。
“李叔,你可还好啊。”
“好,你呢?”
“也好。”
两人尬聊之后,就是相顾无言。
场面一时间,极为尴尬。
这让赵浪想起了上辈子过年的时候,遇到了不熟悉亲戚的场面。
明明大家都不想说话,却又不得不尬聊的场景。
赵浪在等对方起身走人,但,对方好像有同样的打算。
好在旁边的法家弟子们一直吵吵闹闹,多少缓解了一些。
听着法家弟子们的讨论,李斯突然心中一动,笑着说到,
“我听说法家近日在推行以法为教,以吏为师,你如何看。“
这个说法是他提出来的,现在就是为了造势。
然后在朝堂上提出。
一旦成功,法家将在大秦一家独大!
法家的声望,也将在他的带领下达到鼎盛!
这是可以流传千古的功绩!
听到这话,赵浪便明白对方的意思了,这是找共同话题了。
上辈子一群男人到一起,也总喜欢聊聊国际大事。
简单点说,就是吹牛哔。
这个他熟啊。
顿时笑了一下,开口道,
“法家真要如此推行,也就离消亡不远了!”
砰!
赵浪的话音刚落,就看到自己李叔往后坐到了地上。
得。
这腿麻的毛病。
“李叔,你没事吧。”
赵浪赶紧先把人扶起来。
“我没事。”
李斯几乎是带着几分颤抖问道,
“阿浪,何处此言啊?”
赵浪不在意的说到,
“李叔,律法当然重要,但如果禁止一切其他学说,人人都只学习律法,这就极为荒谬了。”
“更何况,现在的律法并不完善,比如偷盗不分缘由,一律剁手,并不合适。”
李斯顿时皱眉,说到,
“人人以吏为师,今后人人懂法,有何不可?”
“而偷盗者剁手,也是对这些人警醒!”
赵浪没兴趣和对方说,学法不能推进生产力这种道理,而是笑着说到,
“既然如此,李叔,我给你举个例子。”
“从前,有个人叫张三。”
“张三今年六十岁,儿女全死了,只有一个孙子。”
“有一日,张三因为孙子太过饥饿,而去偷盗食物,请问,应不应该砍他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