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瑞小说 > 穿越小说 > 赵浪秦始皇 > 章节目录 第264章 那与畜生何异?!(第2更)

章节目录 第264章 那与畜生何异?!(第2更)


[]
第264章那与畜生何异?!
公羊儒生,在儒家学派中,其实极为独特。
遇到不平事,敢于挺身而出。
但也有缺点,便是遇事一味的强硬应对。
用赵浪上辈子的话来说。
和愤青有些类似。
但赵浪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少年活泼,青年愤怒,中年老成,老年淡泊。
这是人的天性!
相反看看,如果一个种族,没有那么一批愤怒的青年。
那可以断言:这是一个没有希望的种族!
只要把方向引导对了,就是一股热血的力量!
所以,赵浪看着一个个面色倔强,想要他和苏辩论的公羊儒生。
他没有被激怒,更没有在意其他儒生的目光。
脸色反而露出了一个笑容。
上次的辩论,因为他自己的激奋,也留下了一些不太好的尾巴。
今天正好解决了。
赵浪看着面前的公羊儒生,淡淡的问道,
“你叫什么?”
公羊儒生没有退缩,和赵浪对视,回到,
“公羊敢。”
赵浪怔了一下,这还是公羊派的正统传人!
他很快回过神,说到,
“你为何一定要我与苏辩论?”
公羊敢不由的愣了一下,这理由他不是说了么?
但还是回到,
“公子浪,我等公羊儒生,有仇必报,如今怎么能不战而逃?”
赵浪等的就是这一句话,看了看周围的公羊儒生,笑着问道,
“你等也是这么想的?”
这次不只是公羊儒生,其他儒生也都小鸡啄米似的点点头。
大家平常可没少吃这些公羊儒生的亏。
也尽量不和他们产生冲突。
因为这群人,有仇必报!
而且从上次赵浪的辩论之后,就越发的如此了。
赵浪顿时对公羊敢笑着说到,
“那我问你,我等和苏有何仇怨?”
公羊敢再次愣了一下,这不是很明显的事情么?
“就因为我等与他意见不同?”
赵浪说着话,同时往苏一指,众人便齐齐朝他看过去。
苏冷不丁的被这么一看,都不由自主往后退了一步,随后就有些恼怒的看向赵浪。
你说就说,指我做什么?
赵浪这时候继续说到,
“如果就因为想法意见不同,我等同是儒家门人,也要视为仇敌。”
“那我问你,天下人各有自己的想法,是不是只要不同,我等都要视为仇敌?”
听到这话,所有的公羊儒生都是齐齐怔住。
他们虽然无所畏惧,可是,谁也不会说,要与天下人为敌。
要知道,公羊学派中,除了大复仇主义之外,还有大一统的思想。
公羊敢听到这话,只是隐约的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却又说不上来。
皱着眉头说到,
“可这大复仇,是我公羊儒生的根本所在。”
没了复仇,还算什么公羊儒生?
赵浪笑道,
“谁说要放弃复仇了?但我等的复仇主义,却是要对外!”
公羊敢略带些疑惑的说到,
“公子浪,您是说其他诸子百家,才是我等的仇敌?”
赵浪笑着摇摇头,说到,
“你的眼界还可再大一些。”
公羊敢细细的思索了一番,突然,眼睛一亮,手就朝天上指过去,说到,
“公子浪,你说的可是那”
赵浪这时候看在眼里,来不及多想,直接上手。
抓住公羊敢的手,朝北边一指,说到,
“不错!我等的仇敌,就在北方!”
“匈奴扰我大秦边境,伤我大秦百姓,可为仇敌!”
公羊敢眨眨眼,他刚刚不是这意思,还想说什么,就听到赵浪继续说到,
“南方不臣之属,可为仇敌!”
“大秦内,为祸乡邻,不法者,可以为仇敌!“
“我辈公羊儒生,岂可只守小节,而忘大义?有小礼,而缺大德?那与畜生何异?!!”
这时候赵浪的心都差点炸了,他看着公羊敢手往上指的时候,就知道这货在想什么了!
还真应了这个名字,真他么敢想啊!
今天是怎么了?
先是李叔要大声密谋,再来了个公羊憨批,当街就想把始皇帝说成仇敌。
诸子百家和皇帝不对付,大家也都知道,哪怕骂一骂,没人会多说。
就看苏这个憨憨说的话,哪句不是和大秦现在国策相违背?
字字都在戳始皇帝的心窝子。
就这,也活的好好的,没人找他麻烦。
可你要敢这么的当街指出来,信不信,下一秒就身首异处!
这么大规模的聚集,赵浪就不信这人群里面,没有大秦的探子!
好在他及时打断,用一通话转移了大家的注意力。
果然,此时众人都在细细的想着他话,公羊敢更略带激动的说到,
“公子浪所言,正是我公羊,天下大同!人人如龙!的要义啊!”
然后朝赵浪行了一礼,心悦诚服的说到,
“公子浪心胸广大!是公羊敢鲁莽了!”
此时周围的儒生也不由的点点头。
赵浪刚刚的做法,却无意间符合了以德服人。
赵浪微微怔了一下,他倒是没想那么多,不过看着所有公羊儒生们的样子。
就知道,那天留下的尾巴,算是清理干净了。
本来嘛,华夏这片土地,只要不内耗。
一致对外,那就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挡。
他要用公羊儒生,就不会让这些公羊儒生,因为大复仇主义的原因,陷入无谓的内耗之中。
“行了,既然如此,你们便随我离开,我还有事情要交代你们。”
公羊敢顿时和一众公羊儒生齐声到,
“是!”
说完就要跟着赵浪离开。
就在这时,苏的声音再次响起,
“公子浪哥!你今日是不敢与我辩论么?”
这时候大家才看向一旁的扶苏,哦,差点忘了,还有这么个人。
赵浪这时候却头也不回的说到,
“苏,我辩不过你,你赢了!”
然后就带着人缓缓离开,还小声安抚着这些公羊儒生,怕他们又犯小性子,
“我等以后少花些时间空谈,不如去办些实事,我知道有一处学府,里面的学子求学若渴”
“我等都听公子浪的,只是公子浪方才说,这有小礼,而缺大德是何意啊?”
“我等公羊儒生,却也是向来注意自己的德行啊。”
“这个没说你们,是我一邻居,就知道鞠躬小礼,干的事儿可缺了大德。”
“原来如此,不如我等”
看着赵浪带着人离开的背影,扶苏的心中却是一片空荡荡的。
赵浪在大庭广众之下向他认输,可他为何没有一丝胜利的喜悦?
再看看周围的儒生,明明他才是胜利者,这些人却又为何都看着赵浪离开背影?
扶苏不由的看向皇宫的方向,他想去问问自己的老师,这到底是为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