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瑞小说 > 穿越小说 > 赵浪秦始皇 > 章节目录 第329章 色令智昏

章节目录 第329章 色令智昏


卫一。
赵浪自然不会忘记,这个第一次见面就用身体打他脚的男人。
第二次见面,就带着他杀了高句丽的三王子。
原以为对方在那次的秦军和高句丽商队的战斗中死了,没有想到居然又逃了出来!
命还真硬啊。
只是,这人是高句丽的人,怎么没回去高句丽,反而跑到云梦泽来了?
还成了一支势力?
赵浪微微想了一阵,对媚问道,
“这个卫一是什么势力?”
媚回忆了一下,然后缓缓说到,“这人本身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为一个贵人办事的,只是那贵人的信息,我们没有拿到。”
“所以用他来代替。”
赵浪点点头,原来这人又榜上了新的主子。
媚继续说到,
“他们到了这里之后,就在招募人手,出手极为大方,已经招募到了一批门客。”
“手下的人隐约听说,他们还要参加一个什么盟会。”
不过这里也能看出,大秦对南方的各个郡县控制力其实一般。
就看这些人,居然敢明目张胆的招募门客,就知道了。
在北地的六国余孽,谁不是夹着尾巴过日子,就怕被大秦官府发现了。
只是听到这个盟会,赵浪的心中微动,不知道是不是和这次的韩赵楚三家盟会有关。
可这会是哪一家呢?
“他们人在哪里?我想去看看这位老朋友。”
赵浪笑着说到。
反正这次他也要参加盟会,还不如提早接触一下。
而且上次还没有拿到玉漱公主的画像,这次怎么也要拿到了。
媚很快就把信息给了他。
赵浪记在心里,然后才继续看信息。
看完之后便微微皱眉,这次来的势力不少,也还有几个熟人。
“纵横家,阴阳家。”
遇到纵横家,赵浪不奇怪,这群人心心念念就想联合六国,恢复当年以一家之力,操纵七国的荣光。
看来死了一个苏应,对方又派出了新的弟子。
嗯,如果遇到了,赵浪觉得还是要尽早找机会杀了的好。
原本还想利用一下,可惜,现在应该算是死仇了。
可这阴阳家,妈的,他可是给了两颗毒药,阴阳之主还没死吗?
“阴阳之主现身了?”
赵浪带着几分忧虑问道。
对方的武力他可是清楚的。
上次他和天一两人联手,都没有打过对方。
这次天一被他留在庄子上,自己一个人可干不过对方。
当然,他还是有后手的,实在不行,就只能用‘正义’去制裁他了。
任你武功再高,也扛不住土制手榴弹吧。
“阴阳之主没有现身,只是阴阳家的弟子而已,他应该还在炼化仙药。”
媚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赵浪。
她每次想到那天晚上,赵浪用两颗仙药换下她,她就有些情难自已。
只是赵浪现在完全没有这心思了,他只希望阴阳之主赶紧吃了那颗金丹。
“嗯,你先去调查阴阳之主的下落,”
赵浪淡淡的吩咐,
“六国余孽这边我来处理。”
媚极为顺从的回到,
“是,那媚就先告退了。”
赵浪点点头,随口说到,
“注意安全。”
听到赵浪的关心,媚顿时媚眼如丝的看了赵浪一眼,然后微微弯腰,行了一礼,
“多谢公子浪。”
赵浪才被看得稍稍有些心痒,对方却把蒙面布一戴,极为干脆的起身离开了。
赵浪顿时心里就莫名有些空落落的。
不过他很快就调整了心态,现在大变就在眼前,想这些有的没的做什么?
果然,色令智昏,需要警惕!
第二天。
县城的一座庄园前,挤着一大群的人。
一个管家模样的人正带着几分高傲,大声说到,
“你们有什么本事的,就尽管展示出来,如果被选为门客,我家主人一定不会吝啬。”
管家很快便将选人的规则说明,门前的人群便开始一一展示自己的能力。
有的勇猛,有的技巧。
当然,也不乏鸡鸣狗盗之辈。
管家也不嫌弃,只要有一技之长的,都统统收下。
只是没过多久就有一名仆人匆匆出来,对管家说到,
“卫管家,主人召您。“
卫管家点点头,让仆人继续选人,自己匆匆的来到了一间房间里。
进门就看到了一名中年人,卫管家顿时行礼到,
“见过齐王。”
被称为齐王的中年人摇摇头说到,
“卫一,我田都不过是一个齐国遗族,现在还当不起齐王的名号。”
“而且你也是高句丽国主的使臣,也不必行如此大礼。”
卫管家就是卫一,从辽东郡逃出来后,一路往南。
到原来的齐地的时候,却机缘巧合的遇到了齐王后人田都。
卫一听到这话,脸色一肃,说到,
“齐王何出此言,您是田氏正统,如今暴秦暴虐,大变就在眼前,为大齐的百姓着想,您也应该奋起啊!”
“我虽然是高句丽使臣,但也应当像侍奉自己的君王一样,侍奉您。”
听到卫一的话,田都有些感动,他虽然是齐王之后,但齐王子嗣颇多。
他不过是其中一个。
卫一却已经铁了心要把田都捧成齐王!
他先是丢了玉漱公主,再让高句丽国主三王子惨死,如果没有一些功劳,根本不敢就这么回去!
但如果田都成了齐王,他便是帮高句丽联合了六国之一的功臣!
这里面的区别,卫一自然是分的清。
田都这时候带着几分感动说到,
“那就让你费心了。”
卫一笑着说到,
“齐王放心,如今我等已经招揽了不少良才,这次一定能为您积蓄起一股力量!”
卫一对选人,还是有些心得的。
如果真是一无是处的废物,他早就被国主抛弃了。
只是运气不太好,每次要成事的事情,就遇到了那个他连名字都不敢提的男人!
如果不是对方,他早就在高句丽独领一方了!
每次想起那个男人,他心中就是又惊又怒!
等他以后成事了,一定要把那个男人找出来!
再狠狠的折辱一番!
就在卫一暗自发狠的时候,一名仆人走了进来,禀告道,
“主人,门外有一名年轻男子求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