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瑞小说 > 穿越小说 > 赵浪秦始皇 > 章节目录 第363章 得千金难,得知己更难啊

章节目录 第363章 得千金难,得知己更难啊


第363章得千金难,得知己更难啊
“赵王!不可无礼!”
项羽手持大戟,挡在了项梁的面前,身形稳固的犹如一座山岳。
浑身更是出一阵无形的威势!
周围的众人都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
只有赵浪还稳稳的站在原地。
威势,说起来很玄乎。
但是想想,小时候父母揍人之前,板着脸的时候,散发出来的气场,就能大概了解了。
只是赵浪也不知道为啥,威势这种东西好像对他没什么用。
可能是因为之前和蒙恬,蒙毅这种大人物接触的比较多。
心中早就无惧了。
所以赵浪丝毫不怂的回到,
“无礼?项公子,本王原本极为信你,所以让张耳去找你。”
“没想到,你们项氏却不分青红皂白,把人抓了起来。”
“你们项氏眼里有过我等六国君王吗?!”
听到这话,周围几人的都神色微动。
他们现在的名头虽然都是六国君王,但在项氏面前,他们心里还是有数的。
尤其是他们昨晚都看到了项羽,带着自己的江东子弟兵硬捍大秦卫队!
也只是稍处弱势而已。
虽然还占了偷袭的便宜。
但其中的意味却十分明显,项氏有一支可以和大秦正面硬刚的军队!
项羽被说的微微一怔,其实他也觉得自己的大叔父,做的过了。
但现在这些事情,他没有权力决定。
项梁看到了形势的变化,连忙道,
“羽儿,你先退下。”
“项氏一族,当然不会轻慢六国君王。”
项羽这才有些难受的退下,他其实并不想和赵浪为敌。
他还记着两人并肩奋战的时候。
没想到还没有过多久,赵浪成了赵王,两人却站到了对立面。
项梁继续说到,
“如今赵王既然已经找到了自己人,又还有公事在身,那就不强留赵王了。”
“项伯,送客!”
这就是直接下逐客令了。
今天原本是想用赵歇的死,来拿捏赵浪一下。
没想到却被赵浪给反击了,还动摇了其他人的心思。
赵浪也不多留,直接朝外面走去。
一旁的项伯也跟上了上去,只是脸色不太好。
倒不是怪赵浪,任谁都看得出来,这次是自己的大哥欺人太甚了。
别人不得已的反击。
但是这么一来,他自己和赵浪的交情可就难了。
要知道,赵浪可是极为大方的。
一路到了门口,突然赵浪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让身边的人都有些诧异,项伯更是忍不住问道,
“赵王因何叹气啊?”
今天赵浪可没吃什么亏,当然,也没有占到什么便宜就是。
赵浪惨然一笑,说到,
“今天是本王冲动了,得罪了项将军,以后恐怕不能常往来了。”
“其他人本王都无所谓,只是今后和项兄您,也难得一见了。”
听到这话,项伯猛地一怔!
他没有想到,在赵浪心中,他居然比项梁和项羽都要重要!
略带些颤抖的说到,
“赵王何出此言?项伯何德何能?”
赵浪脸色一肃,双手主动的握了上去,说到,
“项兄,其他人看不到,但本王却知道,项兄乃是大才,只是没有机会展示而已!”
“项兄更不必妄自菲薄,本王看项兄,以后必定是天下的栋梁之才!“
听到这里,项伯直接忍不住了,这赵王年纪虽小,但这眼光,却是没得说。
居然能看到他的本质!
尤其是说话,比之前和他结拜的刘邦还要好听!
没错!
他项伯,本就是大才啊,只是无人赏识!
今天,他总算是遇到知己了!
“赵王”
项伯激动的说不出话来,突然,他只觉得手中一动。
已经有几根小金条到了他的手里。
项伯神色一怔,就听到赵浪这时候情深意切的说到,
“项兄,今天之后本王不知道何时才能相见。”
“这一些,只是本王和项兄的酒钱。”
项伯听到这话,再也绷不住了,眼眶湿润的说到,
“赵王,我”
赵浪却猛然转身,
“罢了,项兄,本王先走一步了。”
说完,便带着人头也不回离开。
但项伯心中已经懂了,赵王这是情难自禁了啊!
看着赵浪离开的背影,感受着手里那沉甸甸的情谊。
项伯一时间也情难自已,不由感叹到,
“得千金难,得知己更难啊!”
更不用说,他只要跟着赵浪,这两样东西,似乎都能得到啊。
此时,庄子里。
项梁正面色阴沉的看着不远处的楚王等人,
“羽儿,这次和六国君王分开之后,你要安排人寻找另外的六国王室后人。”
这些人如果敢不识好歹,他就让他们知道,他们并非不可替代!
但一回头,却发现项羽正闷闷不乐的想着什么。
项梁心中微动,就已经明白了项羽的心思,
“羽儿!我知道你欣赏赵浪,但是要清楚,争斗天下并非儿戏,岂能感情用事。”
“你容得下他,他容得下你吗!”
项羽这时候勉强回到,
“大叔父说的是。”
“罢了,羽儿,你先去休息吧,明天一早,我们便离开这里,回吴中准备起事!”
项梁点点头,他这侄儿就是太重情义了,这也有好有坏。
没有这情义,那些江东子弟也不会服他。
只是,在争霸称王的时候,就极为致命了。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项羽行礼后离开。
便心烦意乱的一路朝房间走去,却在路上遇到了正抹着眼睛的项伯。
项羽微微一怔,他记得刚刚对方去送赵浪,难道这是被欺辱了?
他虽然欣赏赵浪,但不允许对方欺辱他的家人,顿时上前道,
“小叔父,您怎么了?是不是被赵浪欺负了?”
项伯还沉浸在和赵浪分别的痛苦中,听到这话,连声说到,
“羽儿,你这是说的什么话?”
“赵王有情有义,知道自己这次得罪了大哥,以后不能常常来往了,方才和小叔父我告别,我情难自已而已。”
项羽听得微微一愣,说到,
“刚刚他不还和我等争执么,怎么转眼”
项伯眼睛一瞪,回到,
“方才赵王只是被逼到了角落,不得不反击而已!”
“唉,要我说,今日之事,还是大哥做的过分了,如今反秦之事,还没有成,他就想着如何制约他人。”
“而且你想想,赵王对我都如此重情义,又怎么会忘了你?“
“你们可是并肩奋战过的啊,赵王心中还不知道是何等的难受!”
“羽儿啊,赵王他他太难了”
这一番话说的项羽直接愣了神,不由自语道,
“是了,不然公子浪也不会让张耳来寻我,今日是我伤了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