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瑞小说 > 穿越小说 > 赵浪秦始皇 > 章节目录 第369章 做一份浪儿他爹的罪证出来

章节目录 第369章 做一份浪儿他爹的罪证出来


咸阳,南巡的队伍入城的时候。
各个街道上已经围满了百姓,看到始皇帝的车架,一个个眼中都极为忧虑。
他们当然也听到了消息。
始皇帝称病,以皇子胡亥监国。
但市井中还有另外的一种说法。
始皇帝其实早已驾崩了,只是因为始皇帝的车架在外。
突然驾崩怕引起天下变动。
所以才称病。
还有许多其他的消息,真真假假,难以辨别。
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他们那位横扫天下的始皇帝。
已经快倒下了。
一阵略有些悲切的气氛在人群中蔓延。
就在这时,不知道是谁先喊了一句,
“大秦万年,陛下万年!”
紧接着所有的人都渐渐呼喊起来。
马车内,秦始皇听着外面的喊声,神色间微微有些触动。
以往巡查,说实话,他并没有对百姓们太过重视。
天子牧民,其中的含义,有把百姓当做牲口的意思。
就好像是放牧一样,只要他们能活着,给口吃的。
就足够了。
但这一次,赵浪带着他,把目光放到普通百姓身上。
此时,听到咸阳百姓的呼喊,再想想南方各地百姓看到他车架的时候,那些沉默的样子。
哪怕其中有六国余孽以大秦的名义,暗中逼迫百姓的原因。
他心中也不禁会浮现出一丝迟疑,
他真的过于急切了吗?
想到这里,秦始皇不由的闭上了眼睛,自语道,
“再等等,再等等,三年之内,朕必定让尔等放松些!”
如今,假死之事已成,六国余孽也已经上钩,却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他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内,用最小的代价,平息这一次,他准备亲手引发的内乱。
当然,想要做到这一些,是必须要付出一些代价的,
秦始皇低声自语道,
“浪儿,你既然那么看重那些农人,又身为农家之首。”
“那总要为他们做些事情。”
“那就不要怪爹了。”
当然,他的低语声,很快就消散在百姓的高呼声之中。
队伍一路来到皇宫。
防务交接完毕之后,始皇帝的车架便进入了皇宫。
只是才回到皇宫后不久,赵高就匆匆的走了进来,
“陛下,诸多大臣在宫殿前求见。”
秦始皇淡然的点点头,然后干脆的说到,
“不见。”
他称病的消息,早已传回了咸阳。
整个回程的时候,他都没有露面。
大臣们求见,极为正常。
但是,他一个都不准备见,哪怕是对王翦,蒙恬他们,也只是暗地里传信。
免得这些人听到消息,就跑去找浪儿。
更别说,朝中的大臣里,还有些六国之人,如果真的被他们知道自己是假死。
之前的事情也就白做了似。
赵高犹豫了下,带着几分苦涩,回到,
“陛下,大臣们都有些担忧。”
“而且还说,是老奴和丞相把持了朝政”
赵高现在心里苦啊,经过了这一次之后,他彻底明白了,自己脖子上的那条枷锁,是永世不可能解下来了。
那天他看到始皇帝站在他面前的时候,心里根本没有半点反抗的心思和意志。
直接就跪下了。
可现在。
虽然还是干的中车府令的事情,但权力是半点没有了。
还有背上个把持朝政的恶名。
秦始皇淡然的说到,
“让亥儿去处理就是了。”
“公子胡亥?”
赵高愣了一下。
他身为胡亥的半个老师,对对方还算了解。
但越了解,就越明白对方的不学无术。
面对诸多大臣,他怎么可能对付的了?
赵高还想多问,却看到了秦始皇淡漠的神色,顿时回到,
“是,陛下。”
然后匆匆离开。
秦始皇便开始了观看政务,对胡亥的闯祸能力,他还是很放心的。
宫殿前的空地上。
诸多大臣正脸色焦急的相互交头接耳,
“陛下回宫,就算是称病,也应该可以接见我等一番啊。”
“正是,难不成真的如市井留言一般,陛下他”
“慎言!”
一群大臣们说了半天却也没有丝毫办法。
没过多久,一道人影,带着许多侍从出现在他们面前。
“皇子胡亥?”
大臣们看到胡亥,都不由微微一怔。
他们当然知道胡亥,已经取代了高,开始监国大秦。
可是没人把胡亥当一回事。
公子扶苏,背后有儒家,现在又在北疆和蒙恬在一起。
妥妥的背景深厚。
公子高,那也有法家撑腰。
只有这胡亥。
背景淡薄,无才无德!
所以他们才怀疑,是赵高和李斯把他立起来当傀儡的。
“皇子胡亥,陛下如今在何处?我等要求见陛下!”
一名大臣这时候说到。
其他大臣也纷纷附和。
胡亥却是满脸不屑,一挥手,一旁的侍从就拿出来了一块牌子,上面写着,
“再次等候,不得喧哗。”
所有的大臣看着这牌子,明显懵了一下。
很快就有大臣呵斥到,
“皇子胡亥,你这是何意?我等要见陛下!”
听到这话,胡亥直接露出一个笑容,然后说到,
“不听号令,给我打出去!”
立刻,就有侍从上前,拿着木仗将这个大臣一边打,一边往皇宫外面赶。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惊呆了。
他们没想到,胡亥真的敢动手!
另一个大臣直接怒喝到,
“皇子胡亥,我等要见陛下,你有胆就将我等全部打出去!”
其他大臣也纷纷应和到,
“对!”
“正是!”
没人相信胡亥敢得罪所有大臣。
因为得罪所有大臣,也就注定与皇位无缘!
只是下一秒,胡亥眼睛一亮,说到,
“这可你们自己要求的!”
“来人啊!全部打出去!”
很快,在大臣们的怒喝声,惨叫声中,宫殿前恢复以往的平静。
胡亥看着狼狈逃走的大臣们,心里不由升起几分爽快的感觉,
“原来那天浪哥的感觉是这样的啊!”
只是不等他多想几分,一旁传来一道声音,
“胡亥!你怎么敢!”
胡亥循声望去,就看到了高正怒视着他。
原本就不虚对方,胡亥知道了那个真相之后,就更肆无忌惮了。
冷笑着看了眼高,挥挥手说到,
“给我打出去。”
侍从这时候却没有上前,高是皇子,他们不敢动手。
高冷笑了一声,正要说什么。
却看到胡亥直接拿起了木杖朝他走了过来。
他知道,这段时间,就是他这一生中权利最大的时候了!
不浪白不浪!
宫殿内,赵高匆匆进来,到了秦始皇的身边回禀了方才的事情。
秦始皇听完笑道,
“哼,他到是把浪儿的手段学了些皮毛。”
“如此也好,朝堂上的消息传出去,六国余孽也不会再怀疑了。”
沉思了一下之后,秦始皇继续说到,
“去把浪儿送过来的东西都整理一下,做一份浪儿他爹的罪证出来。”
“是时候给浪儿下一份猛药了。”